五毛流浪记【2】

二)好的故事
一连几天,五毛都没有再来找我了,之前与我约定的第二天来说其大学的故事也无影无踪了。之前觉得他很烦,现在却又有一点思念他了,人真奇怪啊。
但今天早上,又被一个陌生的号码严重的骚扰了,因为这个电话一直将我从沉睡中拉了起来,当我正心不甘,情不愿的要接的时候,它不响了。我拿起来一看,20个未接电话,从一个电话上面来的,等了一会,不见再打来,只好打回去吧。
原来是五毛打来的,开始自然是一顿臭骂,无外乎“马来隔壁”之类的,不过,最近似乎挨骂特别的多,也竟然有了免疫能力。于是,“嗯”,“啊”之类的,终于过去了。五毛找我,说有很重要的事情,重要到影响以后的“操作”(我一直未明白何谓操作)。根据回忆,主要是下面的内容:
在高中的时候,五毛各项素质都一般,但老师一听到这个名字,乐了。不过,对五毛来说,没什震撼力的,因为从小到大,已经习惯了。从进学校的第二天,几乎全校的老师都知道五毛这个人。一个月之后,全校的学生也都知道五毛这个人了,他俨然成了明星了。当然,学生口中的“五毛”和老师口中的“五毛”是两回事(这一点,五毛经过后来确认了,从某个喝醉酒的学生口中了解的)。
政治老师很看重五毛,大力推荐其入团。五毛也很高兴,想想自己少先队员老久了,也该甩了小屁孩的臭名了,也该找找组织了,这次,组织主动来找他,说明看的起他,这一点,错不了。于是,在政治老师的力荐之下,其他老师的津津乐道之中,五毛以毫无疑问的态度,入了团了。
后来,他回忆道,要说入团不好的事情,就是要交团费,要知道,少先队员可不用教,但是,有了组织,总算是党的认了。
五毛:“俺入团了,有了组织,看谁敢欺负俺,那就是和组织过不去。”
我:“可惜我的一个小时的电话费和美梦啊。”

PS:最近,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博客的更新比较缓慢,主要在考虑网游的教程的逻辑和步骤的问题。而在linux下,使用wine+freegate+emacs,却经常发不出去,只好又要切换系统。觉得自己的系统开开关关有些过于频繁,当然,懒也是一个理由。

发布者

rix

如果连自己都不爱自己,哪还有谁来爱你

  • xuan

    linux下个人觉得freegate没有必要
    不担心明文传输可以考虑GoogleAppProxy
    如果担心明文传输的话可以考虑买一个ssh或者vpn

    • admin

      freegate相比tor来说,比较快。googleappproxy没有试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