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新闻好累

补新闻好累。假期中,几乎脱离了科技,没有看任何新闻,甚至手机都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处于脱线状态。家里手机信号差的要命,陪老婆玩网络游戏,有线通的网速让我被虐的挺爽,经常在还没看见人的地方自己就就义了。。其实我觉得自己玩游戏很累,玩着玩着就不由的猜测其中的架构啦,漏洞之类的,成习惯了。回过来一看,新闻有上千条没看,看了看瘾科技和linuxeden,看了部分的cnbeta,只好标记全看了,实在没精力全部看完了。

之前在用emacs看armcc编译的出错信息的时候,发现emacs并不能正确识别其错误信息。从文档中得到提示,关于compilation-error-regexp-alist变量的,于是,写下正则表达式,发现了应该是区分出错误和警告了,因为两者的颜色不对。但当我勾选屏蔽info和warning,使用C-x p 的时候,发现它并不会略过警告,依然跳转到警告的地方,这让我恼火不已,要知道,我前面可能有上百上千的警告,这么一个一个看实在不是办法,但每次都要搜索error,也觉的很累,但最后还是没有搞定。这个只能抽时间慢慢研究了。

国庆节前,路过地铁的地图指示牌的时候,觉得每次都要去找当前位置,然后找目标位置,然后看如何走过,还要数过几条马路,太累了,回过头还要确认一遍。简直浪费时间,于是有了一个小小的想法,改天再公布了。

说说新闻吧,感兴趣的新闻还是有几条,一条就是moto的droid,我个人觉得,moto的脑子有点问题,新的droid pro和老的完全不一样,在我的印象中,droid就是那种屏幕大,侧滑全键盘,突然给我来个黑莓的形象,真的有点不适应,而且这容易让用户混淆,当然,关注这个是因为我真的很想要个droid。还有貌似新的kde发布了,其实我并不喜欢kde的界面,虽然说它比较像windows,但我不太喜欢windows的界面安排,默认的界面安排大部分时间都在提醒我使用的是windows,还有一堆不太常用的快捷图标,然后才是我经常使用的窗口,接下来又是大部分时间不关注的状态图标和时间图标,通常情况下,我打开好多窗口,让很多的窗口都挤在不太长的空间里,每次选择的时候,还必须掠过xp图标,再掠过快捷图标,然后是我想看到的窗口标题排列,大部分的时间,我都是有点俯视电脑(这应该是大部分人的体位),这样的安排让我的视线的一部分在大部分的时间中被下面无用的图标占据,而且状态栏的图标变化也是一个影响,想比而言,我觉得gnome的设计比较合理了。我还看到了LLVM新的编译器clang发布了,其实我是先看到clang的,对于这个lang那个lang的,我有点好奇,其实很早之前觉得Erlang比较好玩,连读法都搞不清楚。还有后羿的新老婆又要去奔月了,对于它有无实际的学术意义我不清楚,只是觉得面子上比较过的去,是啊,胜利的歌声多么嘹亮,尤其在这个超日赶美的日子里。啊,还有那个什么火车据说又超速行驶了,与其关心这个,相对来说,我更关系我口袋中的银子。前两天,还看来一个关于量子理论的灾难片,里面提到了苏联人提议用核弹轰,是的,就是那帮苏联人,就是那帮在《生活大爆炸》中可以一眼看出物理学答案的看门大爷们,破解了黑莓的保护。印象中,貌似psp的破解,这帮毛子也插了一脚。看了那么多电影,经常要和苏联佬去探讨,感觉天朝可能就出现在了2012中吧,还被拉去做了炮灰。说起天朝,网上有一个十大网络监控国家,不出所料,天朝是其中的一个,本想要提醒网友们,出国千万别轻易往这些国家跑,不然怎么嗝屁都不知道,才发现自己已经在其中的一个了。前些天和老爸打电话,老爸说现在不是和日本关系不太好么,我老妈有些担心。我安慰说,他们斗他们的,没有我们的事,大不了另找个工作,你还担心你儿子找不下工作啊。老妈说我就会自夸,是阿,连自己都不夸自己,还有谁来夸?

忘了,还有武大(郎)在选未来科学大师,诺贝尔奖奇才,是在教育部主办的珠峰计划的一部分,感叹下,原来大师也可以批量生产,举国体制发疯了阿。其实,要让我来弄,完全不是什么难题,更不要说花多少钱了,现实不就有很好的例子吗?刘晓波和高智晟不就是诺和平奖的很好的很好人选吗?

发布者

rix

如果连自己都不爱自己,哪还有谁来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