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阻止拆迁而自焚的强盗们

今天在报纸上,又看到了一个新闻,黑龙江某老人为阻止拆迁,点着了自己。我只能感到悲哀。如果没有宜黄钟家的拆迁事件在网上的关注,这个事件或许连见报的机会都没有,更无从被人知道。有些无良的记者,也不过趁着大家心头还热,为自己正正名而已。要知道,暴力抵抗拆迁在每次几乎都会出现,却只有在宜黄事件之后才大量报道,让我为这些记者平时的做为感到怀疑。当然,但愿只是我记忆印象中的错误而已。

但在这次的报道中,我注意到一个细节,这次的事件是在已经谈拢价格,有记者见证,有关部门答应,同时可以到银行提款的情况下发生的。也就是说,谈判已经结束了,悲剧还是发生了。这让我想起了索马里的海盗,抑或电影中的劫匪,他们总是要求现金交易。不幸的是,这次的劫持事件被劫持者是劫持者本身,更可悲的是,他们除了劫持自己本身,没有可以劫持的对象。而这样做,仅仅能吸引下围观者的眼光,在月余之后,做饭前茶后的谈资而已,但除此之外,他们也别无他法,他们只能这么做,也只有这唯一的方法而已。

劫匪要求现金交易,是因为不信任。而在拆迁事件中,也要求了现金交易。可见国人之间的信任程度到了何种地步。在前段时间,在喷嚏网看到了一个小段子,说某个黑人学生在机场帮某位由于行李超载需要额外付款而没有足够的金钱付款的女士替付款的事情,这个黑人学生就是现在的美国总统奥巴马。说实在的,我有点羡慕他,我从小到大类似的事情也遇到很多,也帮了不少,在5分钱一张邮票,1毛钱一个信封的时代,连个感谢信都没有收到过,更有甚者,偶尔还能碰到相同的人,相同的事,相同的地点。当然,每个人都明白的,我碰到的全是骗子。当这样的骗子碰到的太多了,却未层碰到一个真实的时候,这就值得考虑了。上述的拆迁事件也是类似的情况,类似的事情太多了,以至于官员,媒体,公正,政府,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强盗的信任逻辑存在了。而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目前似乎看不到头了。如此轮回,生活在高歌赞扬的和谐社会和索马里地区有什么区别?

信任这玩意算个屁阿。

发布者

rix

如果连自己都不爱自己,哪还有谁来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