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犹如航行在大海中的破船

企业犹如航行在大海中的破船,当我这样形容的时候,有些人不服,有些人不信,不如听我将这个比喻延续下去。

企业就像船只一样,不同大小的企业对应不同的排水量,不同类型的企业对应不同类型的船只,适合与不同区域中的船只对应于地域限制的企业。如果你非得拿淡水船航行大海的话,不进行转型或加固,沉到海底是迟早的事情。相应的,如果你拿大海中的船只到内河航行的话,也要提前做适应,否则小心搁浅。大的企业就像排水量很大的舰船一样,在转弯或回避的时候远没有小船方便,但小船却无法有大船那样的载重量和影响力。

要命的是,不管是那一艘船,或多或少总有些漏洞,有的漏洞太大,水将其沉没了,有的漏洞还小,或者太隐蔽,暂时还在水上漂的欢,也因此,有的正在沉没,有些还在前行,有的在努力的挽救自己的命运,有的以为自己没有风险而看着别人沾沾自喜。

环境就像水里的暗流,天气,季节。有的船正暴风雨中抗争,有些船享受着阳光,有些船刚刚启航,有些船迷失了方向。外界的投资就像其他船只对你的帮助,虽然他们现在拖着或扶着你的船前行,到了明天,说不定就将你往后推去,去扶看上去比你更好的船。

船里的人就像企业中的员工一样,boss就是船长,管理人员就是大副,更多的是干活的就像滔水的一样。在暂时没发现漏水的船上,有些企业满足于眼前,有些企业则忙着扩展。在已经漏水的船上,一些船员努力的滔水,以减缓船的下沉,有些甚至潜入水底,试图从根源解决问题,还有一部分,什么也不做,他们是游客,他们不产生价值却享受着利润,这部分是比较危险的,当这只船出现了不可挽回的兆头的时候,他们将立刻弃船而去。大副的责任其实就是识别出这些人,然后将他们赶出去,但并不是每个船的大副都可以慧眼识英雄的。船长的责任是制定正确的航线,避免船只陷入风暴或暗流之中,因此这也不是每个船长都能准确的做的到的。有的船长以为越大的船越好,因此拼命的在其上铺木板,有些船长以为越灵活越好,因此不断的创造出小船,但铺木板的船只能延缓沉没的速度,大量的小船并不能抵抗暴风雨,因此需要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方,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情况下制定不同的策略。

但仅仅上面的都做到还是不够,还要有执行力,透明度,信心和信任。如果船长的命令或决策无法得到执行的话,再好再正确的决定都是错误的。如果船员不能理解命令的话,做的再对都是错误的。如果所有的人都没有信心和信任的话,则会互相猜疑,该走的的,该跳的跳,船只不可避免的往下沉。

当我向别人以船上发生的事情为例去解释当前的事情的时候,或不以为然,或自以为知道,不以为然的已然失败,自以为知道的实际中却迷失了。这样的比喻比比皆是,但很多人还是在同一个坑里挖着另外一个坑。

发布者

rix

如果连自己都不爱自己,哪还有谁来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