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

上周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一周都不在上海,也一周都未使用电脑,直到周末晚上回到租住的小房子。

上周一我安排好我岳丈的住院之后,就返回了上海,为了在路上解闷,就顺便在一年前便买过盗版碟片的地方买了《迷失》(英文名字lost)的盗版美剧1-6季大全。在观看的过程中,那个黑人对自己孩子由于生气而说错话的道歉让我印象深刻,其实很多美剧中都有这样的情节,教导人们诚实,真实,知错。但接下来的周二所发生的变故确是我始料未及的,周二早上接到我岳丈过世的消息,于是直接往回赶。接下来的就像大家可以预料的情况一样,与医院抗衡,找关系,谈判,协商,签协议,将一条人命贱卖出去。一个活蹦乱跳的人就这样,像放屁一样消失掉了,即使我真的希望我岳丈是最后一个由于医院疏忽大意,不负责任,医德丧失而死亡的最后一个人,但我清醒的知道,这绝不是最后一个,这甚至都不能算是黑暗泥潭中的最小的一个气泡。

简述事件经过,我岳丈由于糖尿病引发的心肌绞痛(医学可能称冠心病)而住院,住院前最频繁大概1天发作一次,使用药物可控制住,所有生活基本上都自理。我们做了两手准备,一个是降血糖,如果血糖可以顺利降下来的话,则不用做手术了,否则就做那个什么心脏搭桥的手术,于是住院观察,一级护理。询问护士,可以不用家人陪同(当时带的生活用具太少,我丈母娘想回家拿,所以决定第二天去陪),交代医生,反对使用胰岛素。当天输液,当天晚上我岳丈摔倒,表现为低血糖症状,抢救,第二天一早需要尿检等,在厕所摔倒,二十多分钟之后被人发现,抢救无效死亡。通知家属死亡拉走尸体。

在所有的抢救期间,未能有任何通知,病危通知书什么的就更别提了,甚至连在同一医院工作的亲外甥女婿都可能未通知。一级护理,病人失踪二十多分钟才被别人发现。在使用的药物中发现使用了胰岛素。第一次抢救时在病人已经表现低血糖症状时仍加大降低血糖剂量,在紧邻的大约3小时的两次检查中,病人血糖直接由25降到了9.6,即使如此,也未能重视。几乎未有任何有效的抢救设备,按照我丈母娘第二天所看到的,抢救设备就是医生的两双手。当追问病危通知的时候,医生的回答竟然是“我们只有在抢救不过来的时候才通知家属的”。在这种情况下,再健康的人都可能会出问题。

在上周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我终于见到了有些人为了钱,为了自身的利益,可以毫无底线,不知羞耻到何种地步。我岳丈的亲外甥女婿,为了提成(介绍病人什么的,应该会有提成吧),在明知道病人状况,病情状况,医院条件状况,医院医生水平的情况下,竟然敢将自己的舅舅放到肉板上,任人宰割。在事发后,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处处针对亲人发难,为医院开脱,帮医院说话,打压亲人。天,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在我眼里,他便是捅向我岳丈的第一把刀。

上周上海这边也发生了一次悲痛的事情,我是在手机新闻上看到的,之后处理医院事情,未能关注。今天大致看了下事情的发展,对于别人的悲痛我不清楚,但在我自己这边,却不仅仅是悲痛了,更多的是悲愤。我岳丈,一个典型的50后人的代表,经历过饿死人的年代,白手起家的经历(真的是白手起家,在空白地,无任何物质上的依赖,盖起了自己的房子院子),怎么努力也赶不上物价飞涨的心情,为了后代吃好穿暖而未曾好吃好喝的劳苦命,一个老实巴交忠厚正直的农民,却从未获得好报,到头来成就了别人的利益,自己却做了垫脚石,一个默默无名的人。

在这物质横飞的时代,我教导着儿子要正直诚实,现在,我却开始怀疑,这个世界,正直诚实,是否已经是童话小说中的仙人上帝,这样品德的人是否还配在这个世界存在,这是否已经成为了一种奢望的追求?

逝者已去,其人其事已成追忆。活者当勉,但愿上苍眷顾那些善良者。

发布者

rix

如果连自己都不爱自己,哪还有谁来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