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电影,网络视频

在火车的晃动中总也睡不安稳,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看电影看电视的乐趣,那份记忆或许是现在的小孩所无法体会的,就像我无法体会那十年动荡一样。
刚开始是对电视的记忆,在我出生的那个小村庄,在我很小的那个年代,用煤油灯要比用电灯的时候多的多的时代,找煤油灯要比找电灯绳快的年代,村里有了第一台电视机。有电的时候,憨厚的村民将看电视的权利共享,这也变成了全村人的幸福时刻,一百多个人围着一个14吋的黑白电视机看>,要紧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说话,第二天没有看过的人向看过的人请教,看过的人滔滔不绝,更多的人由于无身高或其他优势而无副享受。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有电影了,但我实在无法记忆起来。对于电影的记忆要比电视晚些,在第一台电视之后,慢慢的,电视在村里变成了几台,然后十几台,于是,都到附近的或者关系好的家庭里看,当然,这个时候电灯是慢慢熟悉了。但看电影依然是一件乐事,放电影的时间一般都是在村里放红白喜事或者其他什么事情的时候,那个年代,由于电视节目和电的缺乏,人们在月黑风高的晚上,聚在一起美滋滋的共享上一场大屏幕的电影视频。
电影和电视就像竞争一样,转眼间,电视节目多了,电视机也多了,播放电影的要不断的找新的影片,谁也不愿意看已经看过的电影。但电视也不是吃素的,在越来越多的电视节目中出现了电影,哪个台电影多,收视率便高,除非拿到好的连续剧本。记忆中,两者不相上下,但当时一部红绿眼镜的3D电影>还是让我记忆深刻,在当时的环境中,这部片子让不到一千人的小村子甘愿掏一块到一块五的票价将学校的小操场围的是满满当当,而且,还要忍受那发电机超大无比的噪音。
再后来,更多的是躲在家里看电视,一方面,坐在房子里舒服,而且,想看哪个就看哪个,节目要连着看,为了看一场不太好看或者已经知道结局的电影而放弃没有看过的电视节目实在划不来,晚上也安排的妥妥当当,从7点到11点,连个看片头片尾的时间都没有。电影更沦为小孩子们在月黑风高下的打斗时间。
电视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并占领了很长时间,但人们的选择越来越多,为了盈利,广告也越来越多,但人们只有忍着,好的电视节目越来越少,好的广告节目越来越多,同时,电视节目的重复性越来越多,就那么几个片子,这个台一天一集,那个台就一天三集,于是,这个台才放了一半,那个台就已经放完了,恶性竞争导致越来越糟糕的电视节目。
再后来,我到了城市里面,电影基本上只有电影院里的了,看电影就像约会,提前见个面,或者追求原版,或者追求提前度,当然,在我所在的那个小城市,虽然比露天的要好不少,但电影院的感觉和录像厅相差无几,因此,也几乎无身份可言。再后来,上大学,上网,下载,在线看视频,时间过的真快,大学的时候,宿舍中是没有电视的,只能通过网络下载,那个时候,要想体验在线的感觉,只有在夜黑人静之时,或许可以在无休止的停顿缓冲中完成,这就像一场战争,下载就要好多了,攒上几集,慢慢看,原来家里的老大很快的变成了老爷子,而我,也转眼之间,变成了孩子他爹。
后来,老爷子带着孙子在农闲的时候来到大城市和我生活了段时间,家里落灰的电视也终于有了下用武之地,老爷子说城里的有线电视还不如他私下安装的大锅收的台多。不过,对于我的那个大屏幕的电脑,兴趣倒是不少,看到我在不同的连续剧和电影中自由选择,看新闻,视频聊天,买东西,几分羡慕几分愁,那个很多按钮的键盘实在无从下手,鼠标总是很费劲,时代不一样了,老爷子玩不转了,大部分都是等我在家或者我提前准备好的时候再小心翼翼的弄。遇到好看的电视节目也希望在电脑上一次性看完,对于电视,他说我们交有线费用完全是浪费,一年不见得开过几次。对于电影,更多的是一份体验,一份享受,老爷子没这份心情,他只关心故事情节,对于还要花大价钱,还有外出,还要排队,还在喜滋滋的提享受,他觉得实在多余。这只是一种不同的选择,年轻人选择了过程,老年人选择了结果。
是啊,时代总在不断的变化中,当初很牛逼的电视台,现在也不得不面临全球性的新媒体的挑战,各种其他的相关环节也必须跟的上,而国内的很多电视台还处在吃皇粮的思想中,当然,不排除有些已经做出了一些转变,但对于新兴的媒体,还远远不够,而有关部门还活在老百姓给什么吃什么的三聚氰胺的思想上,这都是传统的延续,又是新型媒体的一堵墙,不管如何,墙的存在,造成了墙内和墙外两个世界,墙内的想出去,墙外的想进来,这完全取决于墙上是否有洞或可翻越或者谁在加高谁在拆墙的拉锯战。不过,我还是很想对国内的电视台说声,赶快想好墙倒了之后的应对措施吧,拆墙要比筑墙来的快,更何况,我们有令全世界闻风丧胆的拆哪部队和为城市河蟹而战斗着的英勇的城管大队,任何力量,在他们面前都是自不量力的,何况区区几堵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