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

不想太说什么,这个世界谎言已经太多。

有人说,要想圆一个谎,就要说十个谎。

我不知道中国到底有多少中产阶级,但很早之前,我国外的报告据说达9亿之多,国外嘛,毕竟天高皇帝远,不知者甚多。但据官方2004年说已经有约20%的群体了。他们有一个标准,人均2万/年,如此看来,只要月收入够2000/月,即可中产了。2009年已经达到总人口的22-23%了,虽然标准提高到了6万元,但即使按总人口10亿计算,怎么也有2亿了。然后当个税起征点提高到3500元的时候,竟然只有2400万人了,而不提高的话,也只有区区6500万人。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只能提高到3500元,再不敢提高到5000元了,因为提高到5000元的话估计连1000万都没有了。当提高个税前,我和我老婆两个人,每个月的开销即使捡最便宜的吃,也在4000元以上了,也就是说,我们开销的这部分如果换算成工资,也要交个税了,以至于我开玩笑说,每天一睁眼就掉了150元钱。即使对于提高后的起征点,若论一个人来算的话,依然照旧(我老婆不上班,无任何收入)。

前两天高铁撞了,据说死了39人,当看着饼状的车厢,我实在不知道这39人是如何统计出来的。根据我的常识,如果连卧铺都要改成座票的话,一个车厢没有塞进120人以上是不会开车的,如果是普通的火车的话,只会更多。疏对孰错,每个人都清楚。连自称高铁很安全,技术很先进的某铁道系统高官都坐飞机去了,你还敢做高铁吗?据说某飞机失事后,技术人员用洒落在65平方公里的碎片拼成了整架飞机,而我们的铁道部,可爱的将车厢埋了,被发现了,又肢解了。我不知道有哪个技术员可以对着这堆完全人为损坏的废铁可以找到相撞的真正原因,如果说真的找到了,我宁愿相信他们在失事时已经知道了原因只所在。根据程序的规则,谁也不能从某个无关联的代码片段中找到系统的bug。

如果认真统计下去,你会发现,打架的数字越来越多,不用去问别人,你自己便可以推出真实的数字。

去年的时候,前公司的领导做了漂亮的营收预测的ppt,当所有人都惊讶的看到了一行白鹭上青天的轨迹时,我搞不清楚这个数字是如何得来的。当时,我的估计是做的好的话,前3年的预测还是可以达到的,之后就完全达不到了。去年,项目重新分组的时候,我告诉他们,我们组的任务就是坚持到今年结束,我的依据是管理的高层对于技术制作的干涉程度,这从来往邮件中便可以轻松统计,许多人觉得我过于悲观,而我从来不信任运气,因此,我在大部分的时候会获得幸运女神的青睐。

去年还根据不同的数字,做出了一些不同的预测,虽然行业完全不相关,自己几乎完全的门外汉,但不妨说出来逗逗乐。

每年的新的货币发行量有多少:在随机获得的硬币中,统计每年发行的数量以及所占的绝对的和相对的百分比。

贬值发行速度:在普通的购物中,每年的年初开始,看什么时候可以得到新发行的硬币。如果发现在年末的时候,遇到了下年发行的货币,坚决扔掉所有的人民币,兑换成黄金之类的保值货币。总的来说,用黄金价值来说,印的纸币越多,货币越贬值,而价值是不变的。

统治的持久性:我个人觉得,正常而言,一般至少需要3代,一般第一代人感恩,第二代人培养,第三代人反抗,具体的情况要根据站在统治阶级的对立面的数量和力量积累的多少来决定的。据小道消息,去年平均每天至少几起群体暴力事件,如果不能平等的解决,只会越来越加剧,当纸包不住火时,将会直接或间接的结束一次统治。新的统治阶层会制定新的规则,一般暴发户总爱冒险的,因此,在现阶段,如果没有了中产阶级来作为主导的话,新的统治阶层或许只是更换了名称而已。我甚至觉得,现阶段不断的人民币购买力贬值就是为了消灭中产阶级。中产阶级在制定规则的一个好处是,他必须保护好自己财产(或其他属于自己的内容)的情况下制定规则,这就迫使他们公平,因为他们不清楚幕后的人是穷人还是富人。

还有其他一些有趣的内容,诸如三峡大坝的寿命等等,为避免河蟹,不逐一而论了。

发布者

rix

如果连自己都不爱自己,哪还有谁来爱你

  • chai

    你一说才想起来,之前公司还有个漂亮的ppt,统一到楼上开会听得,当时还热些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