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骚

最近一直很累,不断的产生翘班的思想,在思考每天的事情是否是正确的。

网络上一直很忙,大伙都站在大街上,像个泼妇骂街,完全没想过当初自己也瞧不起泼妇骂街的人,然后抱怨别人泼妇骂街。这似乎很矛盾,有一句话不是么,从网上看,明天就可能要暴乱了,走在大街上,完全是太平盛世啊,于是,这不,要加强实名制了。不说还好,说起这个,就想起微博的遭遇了。

自从网站被不可告人的机密信息被直接封停之外,我将所有的内容都放到了路由上,老的路由呢,内存太小,只好能不挂的插件都不挂;后来路由器换了个内存大的,想同步下微博,然后登录,发现帐号被封了,然后说打电话,打电话的说要发短信,发短信的然后不理我了。到现在都没弄明白怎么才能解封,不过也没追根究底,毕竟,这在中国,比丢自行车的事还小,也已经习惯了,不是有句话么,你和他说经济,他和你论艺术,你和他论艺术,他和你谈政治,总之,这事,只能怪自己,谁让你生不逢地呢。

我们似乎扯到了自行车,虽然我也丢过好几辆自行车,咱家本来车就不多,四个轱辘的只能瞅瞅别人家的,但似乎也算是自行车,连摩托丢了都没人管,何况那些自行车呢。但网上一边竟在讨论南京大屠杀和断交,另一边却在找自行车和中日友好,这就搞不懂了。如果你要是说别人真干过那事,那就拿出名姓来,自然不用辩驳,可惜的是,诺大的政党却连自然灾害死了多少人都搞不清楚,何况再往前30年呢。我这么说当然有允公平,想必砍我的心都有了,不过,我们一向宣传民主法制,那也不是盖的,只要有证据,一切好办,否则,不能怪别人想歪了。当然,我们武汉的叔叔们也不是盖的,毕竟,和他们打交道要小心,上次宛平丢了个人,然后就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如果这次再丢个车,不定发生什么事情呢。不过,似乎我们的公仆之所以为公仆,也拜别人丢个人所赐吧,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叔叔们还是很清楚的。

证据,关键是证据,但突然的,我又想起来,证据是个屁啊。我放了个屁,然后别人说谁放屁了;我说是我放的,别人说不是我放的;我说真是我放的,别人说真不是你放的,不然拿出证据来;我说真的真的是我放的,不信你闻闻,屁眼那里的那块布还臭着呢,别人说那也不能证明刚才的是你放的;现在,我连砍人的心都有了,有些人就是不懂事,别人吃饭吃的好好的,你偏要走过去说,你的饭不好吃,和我一起吃屎吧。

前两天似乎有个姓林的小子,打篮球的,我对篮球一窍不通,不知道谁了,但也似乎是个台湾人吧,似乎挺火,然后道听途说,某报让别人珍惜中国国籍,放弃美国国籍,没想到喜欢吃屎的人还是多的,丫的谁不知道天朝就是个终身奴隶制呢,被取胆了还要说我们被取的很快乐呢

一群向往毛时代的民主傻逼

发布者

rix

如果连自己都不爱自己,哪还有谁来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