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瞎子

这年头,做什么都危险,连瞎子也不例外。前段时间,当我还在为翻墙而努力的奋斗拼搏的时候,当然,最后终于看到了窗户中漏过来的些许阳光,就看到了一个瞎子的传奇。

这瞎子就是一介平民,竟也让一群国宝里三层,外三层的盯着。所谓越经验便越精彩,于是,一场现实版的《肖别克的救赎》边成功精彩的上演了,比前段时间王立军的24小时要精彩的多。

想一想,瞎子要在无人指导的情况下,趁晚上摸到村子外,走到指定的地点,遇到指定的人,坐上指定的车,开到指定的目的地,这远比王立军当时手上还有些许的特权要方便的多。

或许是奴才们实在丢人到家了,于是天朝的圣旨下达,禁止所有的人笑,允许所有的狗叫。霎那间,神洲大地,一片狗吠,这是何等的奇怪,不就一个瞎子么,不就被别人邀请到家里坐了6天么,至于么。虽然我曾经耳闻几声关于瞎子的语句,但也仅仅知道而已,这次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了,所以我就做了下调查,当然,不免要翻一下,你知道,墙内只有一句话而已。

瞎子,本姓陈,做过的事情,分为两个版本,一个简单的,一个复杂的,当然要从简单的说起:

负责“残疾人维权项目”,试图成立残疾人民间维权组织(未果),要求外地盲人享受皇城优惠(成),最后离开别国大使馆。

我找到的资料就这些内容,至于因何离开别国大使馆,就只能问老天了,资料中仅显示“4月下旬进入美国驻华使馆停留6天”,显然,美国驻华使馆就像大马路一样,谁想进都可以,你看一个瞎子都进去了。要不然,就是别人邀请进去的,但既然有人邀请,为什么要“以非正常的方式带入”呢,我真的搞不懂,我他妈在大街上碰到一个成年人,觉得还不错,拉着他到家过了几天,然后他自个回去了,难道还要上报皇上?是不是必须要写奏折,“草民XX路遇路人甲,甚欢,邀去家某日,望准奏”,再说,这个折子,也并非给你的,而是给路人甲家里的皇上的,你狗叫什么啊。

另一个版本比较复杂些,这里最简单的说法:

税收与两田制:当然,这些是在法制之国的法律上写着呢,但县官拒不执行啊,只好拦轿喊冤了,幸成功(不然现在还在皇都的某个旮旯角躲着呢)

皇都做地铁:当然,也在某个本本上写着,但皇城下好乘凉,一家皇企竟然违抗圣命,告之,幸不辱圣命,成功

老家生孩子:生孩子这事,谁生不是生,就现在这环境,想让我生我还不想生,但就是这个计生的事情,被不知道什么原因,判了N天,又不知道什么原因,竟被软禁起来,想我堂堂大国,定不至于干如此下三滥的手脚,我们都是直接抹脖子的干活的。但又不知道什么原因,几百号眼睛,我们最优良的兵种,突然犯了10秒钟的迷糊,于是,一个瞎子,突然就变成了一只天鹅,呼呼的飞走了。直到很久之后,出现在了某国大使馆。

弄明白了前因后果之后,我实在没有明白瞎子到底做了什么错事,既然法制国家的法律允许他做这些事情,可又将其制服,而且,还放出狗咬,殊不知,会叫的狗不咬人,它们也就顶多喷一喷带有狂犬病的口水而已。

若干年之前,他们以荒废学业为由,扼杀了一代人的创造力,若干年之后,他们叫嚣着,我有钱,我要花钱创造乔布斯,这种人的脑子是不知道熊是怎么死的。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诚,不是我说的,我想说的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你们的教主去的早,算是他的好运,必有一天,他会光芒退去,从他做错事的头一天起,历史的耻辱柱上已经为他留好了位置。

发布者

rix

如果连自己都不爱自己,哪还有谁来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