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教育与钓鱼岛

我不想理会政治,但不管如何政治总是伴随着左右。就最近而言,香港的反国民教育闹的纷纷攘攘,而就我自己而言,作为一个曾经深受洗脑教育的个人,是深有体验的,因此在当初依然投身了技术行业。

从小学的思想品德,到中学的政治,最后到大学的马列毛概,我终于承受不起,每次的这一考试都是需要重修,直到最后,对学校实在讨厌到想吐的地步,又实在不愿推诿求全,欺人骗己,就自我解放了。开始了技术之路。

在我看来,这一路程就像一直用微软的软件,他们一直告诉你文件名是不分大小写的,\r\n就是回车换行,直到有一天,你突然接触了真实的世界,发现原来A!=a,\r\n!=\r!=\n;直到有一天,你发现原来Alt键是很不重要的,有些时候你将Alt和Ctrl交换过来会更好,直到有一天;你发现原来Caps键似乎就像一个摆设,而Esc键却又几乎遥不可及;直到有一天,你碰到一群自由的人,创造了一个自由的环境,或躺或站,自由随你;你才发现,这才是真实的世界,你本来就是你,一个创造者,而不是低声下气被迫接受,要做,也得做自由的奴隶。

如果说洗脑可以如此简单的摆脱的话,或许也太容易摆脱了吧。于是,你发现你总是在win和其他系统之间互相奔波,当在其他系统里的时候,你想念着win中的游戏,当你在win中时,你想念这其他系统的高效和便捷,总有一天,你被折腾的或者投向win,或者放弃win。

如果说软件可以更改,系统可以选择的话,还是可以吃后悔药的,但人生,却是无法选择的,昨天的就是昨天的,你想要回来也不可能,明天的就是明天的,你想提前得到也不可能。如果你小的时候接受了爱党便是爱国,长大了又如何确定爱的哪一国,我朝历史一向是城头变幻大王旗的,这一路爱下来,到底爱的是谁也不能确定。而你又如何确定,你爱的就一定是伟大、光明、正确的呢?

但我无法选择,在我很小的时候也没有得到这个权利,因此,我只能傻傻的认为,钓鱼岛是我国的,或者说是我家的,认为家里的地便是我家的地,认为我家有960万平方公里,直到长大,发现我竟然在自己家里无法随便的盖房子,在自己的地上走一走竟然还要有这证那证,在自己的地盘上竟然买不起一个可以避风遮雨的片瓦之地,这可真的是我的家么,如果是的话,哪一寸是我的,哪一寸是你的,如果不是,何必让我爱呢,又有什么值得我爱呢。到了最后,我才发现原来我只是这片土地上的匆匆过客,诺大的土地,不是你的,不是我的,而是他们的,诺大的960万平方公里,竟无一个人的立锥之地。

所以,钓鱼岛是谁的,与我无关,反正不是我的,谁爱爱谁去爱。

发布者

rix

如果连自己都不爱自己,哪还有谁来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