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不好。他们说要容忍尖锐的批评,原来是可以允许仓井空,但不允许台湾当局啊

心情不好。他们说要容忍尖锐的批评,原来是可以允许仓井空,但不允许台湾当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