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那个革

小时候坐火车的时候,从车窗外往外看别的火车,明明是别的火车在走,
总以为自己的再走。当然了,这是最基本的相对运行,但对于当时年龄很
小总是能忆起的一件事情而言,也算上了人生的第N堂物理课了。

从哪个时候起,我就知道了,如果自己原地踏步,别人就会追上你,超
过你,所以要不断的往前走。也同样知道了,如果方向不对,原地踏步在
别人眼里,就是在往前走。

也是从那个时候,在火车上玩,不管你再怎么往回走,都走不到当初出
发的那个站了。

纵观近日热论的中国梦,改革热,老路歪路之争,其核心无非是X党最
伟光正了,因此要准备好高呼好万岁了。

看古装电视剧,尤其是那个长长辫子的,看到天子总是呼万岁,其实,
所有人都知道,万岁是不存在的。”他们知道我们知道的,我们也知道他们
知道的,我们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的,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知道的
“,但谁都不说,谁都揣着明白装糊涂。

回到改革的话题,当作为火车的政体不改革,一切的改革无非是在火车
仓里的游戏,或许看到有些许的进步,也仅仅相对于火车本身而已,这个
火车说不定只是在慢慢前进,也可能原地不动,也可能在后退,看你如何
选择参照物了。

不过,中国人的优良传统就在这里了,当你说他见识短的时候,他说他
头发长,当你说他长的衰时,他说他腰板好,总之,一切牛头不对马嘴。
当然,还有另外的一项优势,就是看到别家某项好,而自家某项不好又无
法做到的时候,就以国情论,如果自己可以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取的话,则
以国际同规而论定。

不过,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如某些人,动不动就13亿人,N千万头颅,全
中国人民,所以,上一段,不妨以我来代替了。

如此一来,人都是自私的,当革别人的命的时候,大呼过瘾,当革自己
的命的时候,高呼救命。

但若非自救,又有何人来救你呢?因此,我又早已对改革失去了信心。
没有了信心,一切便如佛随缘,但实则心不甘,只能抓紧时间努力往外跳,
在这期间,不妨用鸡蛋砸砸墙,说不定以后被我练成了暗器高手呢。

发布者

rix

如果连自己都不爱自己,哪还有谁来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