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996

今年突然火爆了996,或许大家都压抑了太久。其实这些年互联网相关的整个产业链并不太好过,唯一能明确的是,未来的几年会更不好过。 在日子越来越不好过的时候,人浮于事,拍马屁的也就更多了,于是,连领导们都开始喊996,喊情怀,喊兄弟情了。

其实,最关键的问题是,加班可以,996可以,能不能不要脱离报酬,这年代,谈感情真的伤钱。不然,没有目标,谁也不会闲的没事,拿 生命去帮你搏未来。

我是从最底层的程序员做起,深刻的明白,程序员其实非常的累,这些年从大家聊侃的秃顶也可见一斑。而程序员基本处在项目的底层位置, 与工地上搬砖的建筑工的地位无甚两样;而另一方面,却还要深思熟虑,顾全大局,以防后续的一个变更,给自己,给别人挖下坑,给项目组 拖后腿。真的是干的搬砖的活,担着设计师的风险,在国内尤为明显,所以,程序员大都和临时工一样,项目顺利是领导的功劳,一旦有所偏差, 你就是拿来背锅的。

好多年前,我刚来上海不久,进了一家外资,从最底层做起,基本都是海外外包项目。头一年,整个项目组都没有完成几个项目,其实完不成 的原因很简单,一味的追求100%完美,说话语气不对,要返工修改,标点不对,返工修改,像素没对齐,返工修改,总之,返工修改,随便一点 可能的问题,就要返工修改,这一返工,便是两周到一个月。项目管理者一直是逆来顺受,从不反抗,于是第二年项目组的人就跑完了。我与另外 一个同事接手所有项目,出差到总部。在一个其他人都下班了的时候,我拿着一堆被要求修改的内容,找到项目负责人,用蹩脚的外语让他明白了 如此修改项目,项目是难以完成的,于是促成了部分不影响上线问题的内容不修改的结果。于是,我们两个人在短短的3个月内,了结了前人遗留 的所有项目。回国后,我开始担任项目组长,我记得的对项目组的所有人的第一个要求内容就是:“我不要求你们加班,也尽可能不让你们加班, 所有人的项目进度表,根据自身情况自己做,如果项目发生了问题,尽快告知我,我来想办法协调解决”。那一年我们完成了60个项目,对于最多 人数只有5人的项目小组而言,这几乎是个荣耀了。我记得那一年,所有人都没怎么加班。我从那一年开始,电脑定时17:30提醒写报告, 17:45 提醒下班, 19:00 电脑会自动批处理提交所有的代码备份到仓库。那一年也是很多人在那个公司头一次拿到额外的年终奖。至于后来,与所有的 公司一样,总之,我看不到任何有改善的机会。于是在某次裁员的时候,迅速脱身。

后来几年,换过不少公司,最大的体会便是人浮于事,无论在哪一个公司都一样的存在。有能力的人在考虑优化效率,无能力的人只能磨洋工;有能力 的无时间去揣摩各种心思,无能力的拍须溜马;有能力的背锅,无能力的高升;有能力的出走,无能力的吹牛。于是,最终公司垮掉。

所幸,这些年拍须溜马的都被我赶跑了。我所有的管理只有一个要求:安排的事情做完,随便你去逛街泡妞打飞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