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法呼吸

最近,由于美国警察的一些作为,一名美国黑人不幸过世。这是很令人悲伤的事情。连我著名发言人都 在一个叫twitter的网站上用英文发言:“I can’t breath”。于是,国内的各种媒体,打鸡血式的 各种爆料,各种批判职责,煽风点火,惟恐美国不乱,惟恐无法证明我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这完全忽视了我国城管等政府体系的所作所为啊,诚然,爆出来的都总是临时工,所以,我们的政府体系 就永远正确的。这些年,由于非法强拆,收缴摆摊等等,引起的各种不满,各种矛盾,远远不止一个“我无法呼吸”, 而在这种时候,政府体系顾及脸面不说也罢,连这些活跃的媒体却都突然闭上了眼睛,捂起了耳朵,封起了 嘴巴,全都销声匿迹了。

前几天,李克强总理说,我国有6亿人收入每月1000元左右,如果不是从总理口里说出来,估计会被谣言 或者寻衅被抓起来吧。另外一个话题是突然允许摆摊了,去年年底的时候,我路过水果店,城管或者有关 人士,还在要求把稍微露出去一部分的箱子,或者临时放在门口的空箱子,要求整理,要求收回。现在 突然允许摆摊了。这世界实在太魔幻了。来上海这么多年,我一直不太习惯的是,上海晚上10点多大致相当于 空城了,回忆当初上高中时,在我那小城市,夜幕降临下来,才正是很多好玩,好吃的降临的幸福时刻, 一直持续到第二天的天亮。既然都光鲜亮丽了这么多年了,突然来个倒车,真的不适应。

而媒体也纷纷跟进,于是,有人摆摊一天能卖5万多,天,一年1500多万,完全可以新三板上市了。估计 前者夸张太厉害,于是,后来的采访就是每天1000多,但想想别人是下班后的,一个月大约就3万了, 要搁我这,我还上班干嘛,摆一天摊,一个月怎么也得9万了,一年百万收入,距离那个人均几百万的资产 触手可得了。

上面有些丧气了,我承认,有些人摆摊是会挣很多钱,但要认为人人摆摊都可以挣钱,这就是笑话了。 和任何事情一样,绝大部分的人都是赔钱的。但如果允许的话,工厂里生产的很多过剩的东西,会被 摆摊者拿去卖,至于卖不卖的掉,这就没人管了,反正对于生产体系而言,这部分已经卖出去,GDP 也已经加进去了,关键是库存没了。然后摆摊者挣不挣钱估计也是政府不关心的,总之,每个月的摊位 费是免不了的,可能不像店铺那么多,但也可以是按平米折合的,关键是,如果摆摊者倒闭赔钱,这个 费用都是要交的,如果摆摊者退出了,还可以让新的进来,马路也可以挣钱的。另外,还可能有各种 税,各种费,还可以再收一道(摆摊者对于进货渠道而言,就是消费者,各种税,费已经包含在商品价格 中了)。总之,对于政府而言,这是一个稳赚不赔的生意了。

想想那些之前被城管压迫的无法呼吸的卑微的生存者吧,想想那些为捍卫你们可以呼吸而付出身体的 打手们啊,你们对他们欠缺一个合理性的解释。之前因为面子,便是非法的,如今为了生存,便是 合法的,那么,那些之前非法的,是否会有补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