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往返

今年3月至6月,上海*。最初*,我有动回老家的心思, 当时正值孩子准备中考,想着回去后可以盯着些,不至于没人管真的放飞了, 毕竟自家的孩子自家了解,但最后各种顾虑,最后没能成行。到最后已经是 中考结束了,一切都成定局,但还是考虑回去一趟,总得把后续的事情 收拢妥当。因此,当慢慢各地开始允许返乡的时候,我就不断的关注政策了。

6月底,我一直在打听沿途的政策。我已经决定自驾回去了,虽然一个人开车 比较累,但相对其他交通工具,对于可能密接之类的,自驾算是比较安全的, 而且,我还有不少东西准备带回老家。

直到7月初,政策总算有些松动。打老家的防疫电话,一如既往的打不通, 后来到7月2号,打了12345,详细询问,答复可以回去,三天两检。然后是沿途一直 穿过的三门峡市的防疫办,这个倒是能打通,一圈电话下来,最后打到了 高速出口的电话,答复需要隔离,即使是路过也需要隔离。本来都想着 难道无法成行了,想起某年的时候问初中同学,他似乎说过可以从另外的 高速路口下去,直接从山西境内的高速路口下去。于是又研究道路,觉的 可行。连夜收拾东西,安排后续事宜。准备*工作了。

为了防止在路上出现的各种症状,研究了一个小时沿途的各个城市的政策, 判研可能遇到的问题。为了防止可能碰到核算,将之前剩余的抗原带上, 做核酸之前先自己测下。为了防止万一需要隔离,带上完完整整的两套衣物, 将帐篷也带上,万一需要在高速上流浪呢。铺盖也要带上,幸好是夏天, 不用带被子,带个薄的毯子就行了。将老的电脑也放车上,带上两个 笔记本,路由器等等若干远程办公的必需品,如此,万一出事也不误事。 我车子是混动,可以提供220V的电源,无论走到哪里倒也不至于断电, 带上便携的充电器,到老家也可以充电用。在准备个便携式的小桶, 带上一卷垃圾袋,万一呢。然后剩余的就是带些吃的, 这个早上再做。

7月3号一早,6点多起床,然后拉上购物车,路过旁边的超市,提上一提水, 有24瓶,应该够了。然后到24小时做核酸的地方,做完核酸,按照 达到的信息,说是24小时还是48小时核算,早上做的话,预计中午或者 下午出来,按照我的预计,大概18小时到20小时左右到,无论按照哪个 时间点计算,也在24小时之内了。路过相熟的早餐店,多买了两份早餐, 相当于今天的饭食了。家里还有剩余的方便面,带上几包,昨天还有一桶 牛奶,也带上(最后完全忘了这桶奶)。这一通弄下来,回到家也8点多了, 上海这地方夏天天亮的早,也热的早,顾不得热,将所有东西收拾好。稍作 休息就准备出发了。

虽然明确政策,但也担心万一,对我而言,最大的难处有几个,首当其冲的 便是出上海,这个根据车友群的信息,问题不大,核酸,绿码都满足。接下来 就是南京高速的出口,京沪高速在这个地方有核酸检查,我虽然可以确定 这些都无问题,但不确定上海做的南京是否还需要重新做的,如果不认并且需要等到 结果出来的话,耽误就多了,相对而言,这个难度就比上海大了些,不过我 只是路过,说不定会放行;最后的就是老家下高速的口是否会让我下高速了, 这个是最关键的,虽然我有12345的录音,但心里还是很打鼓的。路上虽然 经过几个有疫情的城市,我倒是不太担心,一个是全程高速,另外一个行程码上有记录也是需要时间的。 只要在一个地方待上不超过4个小时就不会记录,算上两个服务区的距离, 然后基站的距离,服务区待上3个小时是足够休息片刻了,我定的是服务区 最多待两小时不超过两个半小时。然后计算下行程时间,大约20个小时。

出上海比较顺利,这个也算正常。现在上高速简单,下高速难。白天,疫情 期间,高速车少,我少有的在上海附近的高速没怎么堵。3个小时休息一次, 两次休息加油,但一个人开车,没有人陪伴,确实比较累。

到了南京检查的地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在高速下口被拦下,竟没有检查 核酸,我行程码都准备半天了。简单的确认了从上海来,问到哪里,回答到 山西,然后就在车前贴了个蓝地白字带有HN字样的标签,我也不知道这个 是啥意思,我还是很忐忑的。随着车流往前走,看到路警都减速到很慢,万一被拦下 不让走呢。直到完全顺着车流出了高速,总算将心放了下来。大有逃过一难 的感觉。

之后就照常的费心开车,实在累了就趟到后面休息半小时。然后穿过安徽, 经过河南,在快到河南平顶山的时候,已快到傍晚时分,天比较阴了。高速 路旁的紧急车道上两辆车打着双闪,所有人员站在高速路外,估计是刮蹭了, 我竟然还有闲心关注这个,不过也提醒我小心驾驶。没往前走十几公里便 瓢泼大雨倾盆而下,赶紧打开双闪,将巡航速度降了降,这个时候雷达反应 估计要比人眼快很多,然后在最近的服务区进去躲雨,不知道之前那个事故 的人会不会淋到大雨。在服务区休息片刻便雨停夕阳出,大片的余辉洒下, 趁着天还亮着又往前,走了几个服务区。然后在平顶山顶休息的时候,又开始下大雨。雨小之后, 想着小睡反正泡汤了,就又接着往前开了,这就算枯燥开车途中的小乐趣吧

就这样走走歇歇到达三门峡的服务区,凌晨两点,订好闹钟,休息2小时。4点多 开始走的时候,觉的身体还是乏困的,洗洗脸,喝些水,弄的清醒些的时候, 然后开始往前走了。导航提示下高速的时候,故意不下高速,接着往前走, 如此几个之后,导航重新指了条路,直接从山西境内的高速路口下去,虽然 要多绕150公里的路程。最后到山西境内的时候,天已经全亮。穿过中条山 的时候,看到山中高高耸立的关帝雕塑,我终于进入了山西境内,开始了最终 一关的挑战。

下高速被拦,很正常,然后询问政策,确认有无高风险区域,提交居住证明, 允许下高速,到这一刻终于放下心来。然后检查核算,做核酸,签保证书, 答应三天两检,拿放行证明,这一刻别提有多美滋滋了,结果重新开车的时候没主意隔离的 塑料桶,往前推了推,交警看到直接笑骂。1300公里的路程,总算回到家了。

之后社区报备,第二天又去做了核酸。忘了第二天还是第三天的时候,据说 有个上海回去的阳性了,疾控中心又盯着我的电话打了几次,确认了几次, 做了几次核酸,总算是无问题了。

到7月底的时候,又开始返程,走了一次之后就放心很多了。在微信群里确认好。 回来的时候相对轻松些,我老婆坐在副驾驶,有人可以陪着说说话,少了许多 枯燥,与回去的时候相同,服务区尽量少待。回到上海,到社区签保证书, 然后做核酸,恢复上班生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